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首页>文明播报

孙春凤:让青春在乡村校园绽放

发布时间:2021-05-06 08:56:31

“叮铃铃”……在肥东县八斗镇八斗学区中心校,伴随着阵阵放学铃声,六年级学生萌萌(化名)兴高采烈地和同学们在门口校车前排起长队。抚摸着书包里英语老师孙春凤中午刚送给自己的两本励志书籍,她的心里由衷地生起一股暖意,明亮的双眸里溢满感激之情。一年前,在最彷徨迷惘的时候,是孙春凤老师给了她母爱般的关怀,让自己没有迷失方向;而在自己因为村小撤并带来的不便面临辍学之际,又是孙春凤老师经多方奔走,让她坐上校车,得以继续在溢满书香的校园里圆自己的求学梦。


母爱般关怀,让迷路孩子找到“温暖港湾”

时间回到2019年秋季。在八斗镇花张小学,新学期开始后,5年级一个名叫萌萌的小女孩表现异常,引起了学校英语老师孙春凤的注意。小女孩不但经常迟到,原本成绩优异的她,作业也开始拖拉了,而且衣服长期不换,整个人脏兮兮的。平时也独来独往,缄默不语,少有玩伴。

以前不是这样的,怎么新学期开始,像变了一个人?难道是家里发生了什么变故?孙春凤看在眼里、急在心上,主动和她交心谈话。经询问才得知,萌萌自幼父母离异,母亲远走他乡,杳无音信;父亲因生活所迫,常年在外务工,现在连唯一能照顾她的爷爷,也因年岁已高不能照顾她了。没有人给她做饭,没有人给她洗衣,更没有人给她进行课业辅导,父亲也仅仅是在外出打工前,给她留些米和油。


一个本该被家人捧在手心、悉心抚养照顾的孩子,如今却像无依无靠的“孤儿”,身为人母的孙春凤十分诧异,心痛不已。

孩子还这么小,便要承担这些,怎么行呢?想到自己的孩子刚上幼儿园,她决定:尽己所能去照顾她,成为她的依靠。

自此,无论刮风下雨,每天中午放学后,孙春凤总是把萌萌带回自己的小家,亲自下厨给做一顿丰盛的午餐;遇到放晚学的时候,孙春凤总会恰巧出现,给她带零食,给她带菜;每每学习遇到难题,孙春凤总会将其带到家中,给予耐心细致的讲解。

除了在学习和生活上的照顾,孙春凤还经常与萌萌谈心,并教她日常做人的道理。考虑到孩子经常晚上一个人住在家里,孙春凤叮嘱她提高安全防护意识,不要给任何外人开门。

在孙春凤无微不至的关爱下,萌萌一颗孤寂无助的心,被慢慢焐暖了,平时脸上的笑容变得多起来,与同学们的关系也开始融洽。每天一放学,就会满心欢喜地向孙春凤的宿舍跑去,遇到烦心事和困难,都会第一时间向她诉说。在她的心里,孙春凤的宿舍就是自己温暖的港湾。


村小撤并,她多方奔走照亮乡村娃求学路

近年来,随着城市化进程加快,乡村学校学生人数逐年锐减。至2020年,花张小学的在校学生已经从高峰时的800多人,锐减至几十人。大学区合并开始提到议事日程。

去年上半年的一天,得知学校要撤并到离家几十里路的八斗学区中心校,萌萌急匆匆地跑进孙春凤的办公室,满脸担忧地说:“孙老师,听说下学年学校要撤并,离家几十里路,我恐怕上不了学了……”孙老师的心“咯噔”一下。大学区合并不可避免,那些留下来的家庭离异、家境困难的孩子该怎么办呢?自己去大学区任教,总不能不管他们呀!孙老师不假思索,连忙安慰道:“不用担心,老师去八斗学校,也会带上你们,咱们一个也不能少!”


在2020年9月开学前,孙春凤向八斗学校领导反映了孩子们上学的实际问题。校领导经研究决定,将原花张小学的学生一并转入。就这样,学校顺利解决了孩子们的上学以及就餐问题。正当孙老师如释重负时,校车接送又出了难题。原来,校车公司安排的接送路线,仅仅只到花张街道,而所有的孩子中,只有萌萌的家离花张街道还有四公里的距离。这可怎么办呢?孙春凤迅速将此事报告校领导。校领导立即联系校车公司,并成立调查小组,由校长领队,现场查看线路,走访学生家庭,最终与校车公司达成协议,遵循“一个都不能少”的原则,特别为萌萌一个人延长校车路线。

如今,来到八斗学校就读的萌萌,每天有专门的校车接送。中午在学校食堂就餐。虽然孙春凤不教萌萌英语课,但经常找萌萌谈心,让其树立自信,笑对生活。在校园里,每每提起这一对师生,大家都津津乐道、赞叹不已。

不负韶华,扎根乡村校园13载绽放青春

据了解,1984年出生的孙春凤毕业于合肥学院外语系。2008年,她独自远离合肥,通过教师编制考试,来到八斗镇花张小学,当了一名英语老师。当孙春凤怀着既好奇又忐忑不安的心情来到陌生的校园后,巨大的落差感,马上让她的心里不是滋味。“当时,村小虽然有800多名学生,但是配套设施跟不上,没有食堂,没有教师宿舍,一到晚上,校园里漆黑一片。”

可是,在课堂上看到求知若渴的孩子们时,想到村小没有专职的英语教师,孙春凤的心里又释然了,“我透过孩子的眼睛,仿佛看到一池清澈的水,他们需要我。”


13年来,她以校为家,平时住在由空置教室改成的宿舍里,每天自己做饭,一周回家一次。由于学校缺乏专职的英语老师,孙春凤便承担了学校3-6年级的英语课,最高峰时,一个礼拜足足有20多节课。

2016年,由于与爱人分居两地,公婆相继离世,刚刚出生的孩子没人照管,孙春凤独自撑起小家,养育着嗷嗷待哺的孩子。为了不影响教学,她从附近村庄聘请一位阿姨,帮着照顾孩子,本就微薄的工资所剩无几,但她仍乐此不疲。

随着孩子上幼儿园以及村小的撤并,来到了八斗学区中心校的孙春凤,负责教授3-5年级的英语课,日常吃住在学校,在合肥上班的老公两周过来一次。“虽与爱人长时间两地分居,但他很理解我,为此我心里一直很愧疚。可是,一想到学生们需要我,就觉得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。”采访结束之际,孙春凤感慨道。(陈强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