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首页>文明播报

吴兴奇:勤育桃李 他收获爱称“老吴”

发布时间:2022-11-29 09:06:25

“老吴,看看这样颠球可对?”“老吴,这个走步的规则我还不是十分了解,再给我说下。”……冬日下午的安徽师范大学附属肥东实验中学的操场上,同学们一边兴致盎然地锻炼,一边不忘咨询站在一旁年逾五旬的男子。

学生口中的“老吴”,便是来自该校的体育老师、工会主席兼总务主任吴兴奇。自来到学校任教后,年过半百的他以校为家,身体力行,公正无私,使学校后勤管理高效有序,保证后勤工作有效服务于教育教学。同时,在日常体育教学中,吴兴奇倾注了满腔热情。在孩子们心中,他既是老师,也是最亲切的“伙伴”。


不忘初心

用真情关爱每个学生

1968年出生的吴兴奇,是肥东响导人。早在孩提时代,在当教师的父亲言传身教下,教师的圣洁和崇高品质,就在他的心中根深蒂固,也就是从那时起,他萌发了长大当人民教师的愿望。

1991年,走出象牙塔的他,先后来到滁州定远县的一所乡村中学以及响导学校任职体育老师。2020年,吴兴奇从肥东县响导学校调入新办的安师大肥东附中。

从乡村中学来到县城学校,吴兴奇发现:相比乡村学校,城区学校的学生意志品质不够坚强,缺乏体育锻炼的主观能动性。吴兴奇便在每次体育教学发号令时提高嗓门,让他们集中注意力。每天几节体育课下来,早上还洪亮的嗓子变得沙哑。同时,为了提高学生参加体育锻炼的积极性,吴兴奇开展形式多样的足球、篮球、跑步、跳绳等社团活动,激发他们的兴趣。每次傍晚放学后,还会为有需要的同学进行单独指点,慢慢便拉近了与学们的距离。时间一久,被学生们直接称呼为“老吴”。

在日常教育教学工作中,吴兴奇练就了一双敏锐的眼睛,拥有一颗细致的心,能及时发现学生身上的问题、存在的异样,并及时纠正、教育、培养,使之沿着健康的道路前行。

一次,在日常上体育课时,吴兴奇发现一名姓殷的女同学没精打采。到后来社团活动,她也不参加了。经过多方打听,吴兴奇了解到殷同学的父母离婚,平时和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,家庭收入主要靠爷爷打零工维持。近段时间,由于爷爷没回家,奶奶囊中羞涩,无力负担她的日常生活开支,殷同学遂萌生了退学的想法。吴兴奇一边多次劝说,一边自掏腰包,为殷同学充值了两学期的饭卡,解决她的后顾之忧。

同时,吴兴奇还多方辗转,与殷同学的父亲取得联系,陈述了在孩子健康成长中父亲的陪伴和照顾不可或缺。多次沟通后,殷同学的父亲终于认识到自己的错误,主动回家担负起抚养孩子的责任。殷同学的脸上又恢复了往日的笑容。


身体力行

校园角角落落成“工位”

除了日常教学,吴兴奇还从事学校的后勤工作。入校之初,吴兴奇负责学校所有的招投标及质量监督监管。为了尽快让学校投入运转,他以校为家,身体力行,公正无私,使学校后勤管理高效有序,实现了“保基本、强服务、提品质”的目标,保证新建学校按时投入使用,

安师大肥东附中是一所投资不菲的学校,单设备投资就达三千多万元,而这每件设备都要总务来把关,不免有些商人想投机取巧。但想过老吴的关,比登天还难。情急之下,老吴便扯开嗓子与他们理论。“跑道拐弯本来是圆滑的弧形,被你们画成有棱角的弯状,不行,要重画!”有的设备商想早一点结工程款,动起歪心思,老吴义正词严,没有一点商量余地。“你们没有安装完毕,没有对我们进行操作培训,现在就要验收签字,在我这儿通不过!”一旁的老师们不禁暗暗叫好。

学校运转后,吴兴奇负责起校园的保洁、食堂、门卫等日常工作。虽年过半百,但他没有一点职业倦怠,以满腔热情,爱岗敬业,把学校的角角落落当做“工位”。或巡查,或维修,或搬运,把身影刻画在校园的每一块设施设备上。

2022年11月6日上午,接到要恢复线下课程的通知后,一直坚守在校值班的吴兴奇忙碌起来。他知道,兵马未动,粮草先行。食堂、物业、宿管要率先准备,静候学生“归巢”。这些安排妥当后,他想到要给校园的每一个地方消毒。

说做就做。吴兴奇打开保管室,找到消毒桶,取来一瓶药,接上自来水,按比例配方,做得那样娴熟,那样得心应手。穿好防护服,吴兴奇蹲下身体,先左背伸进喷雾桶的带子里,再右背一套,身体往前一倾,猛然站起——四十斤重的消毒桶,稳稳地驮在背上。

四幢教学楼,顺走廊走一圈,是三千步,吴兴奇一个一个教室消毒,而且每个角落都不放过。究竟多少步,谁也算不清。然后七幢宿舍楼,一层一层喷洒,还有体育馆、活动中心、洗浴中心,凡是有学生身影的地方,都不能放过。

到了午饭时间,他嫌脱防护服麻烦,不如干完活再填肚子。校园静悄悄的,喷雾机的嗞嗞声格外清晰。白色的防护服,白色的消毒水,在阳光的映照下,格外醒目。吱吱呀呀的喷洒里,雾气竟被映照出道道彩虹。等到吴兴奇卸下沉重的消毒桶、打开方便面桶,时针正指向十三点半。一口气干了四个小时!


爱岗敬业

忘记生日被家人追踪

采访中,记者了解到,自来到安师大肥东附中任教以来,工作在教育及后勤一线的吴兴奇,每天一大早就上岗;晚上等到所有学生就寝以后,吴兴奇还要在校园仔细巡逻一圈,才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学校宿舍,此时已是夜里11时。因为是寄宿制学校,为了不影响学生学习,日常维修只能放在周末时间。有一次,因为忙着学校的日常维修,连自己的生日也忘了。

去年10月10日,是吴兴奇的生日。在响导老家的爱人,早早为丈夫老吴准备着生日聚会。一对龙凤胎儿女,特地从武汉工作地赶回,准备为爸爸送上生日祝福。华灯初上,答应好好的吴兴奇却不见身影。爱人带着儿女,风驰电掣几十公里赶到学校,准备劈头盖脸骂他一顿。来到校园后,已是晚上十点多。只见吴兴奇正吃力地挪动井盖,查找漏水点。汗珠从短发中滋出,在路灯下反射出亮光,黄褐色的泥巴沾满白色的短袖衫,就像进过染坊一样。


“吴兴奇,不要命啦!”爱人心疼得直掉眼泪。

“爸爸,我们回家……”一对儿女看到这个镜头,语调发颤。

原来,吴兴奇在查看水表时,发现表针飞转,是水管爆裂了。白花花的水就是白花花的银子,必须尽快找到毛病所在。一忙起来的吴兴奇,忘了自己的生日,也忘了回家。看着家人揪心的样子,吴兴奇不好意思地憨笑起来。当生日蜡烛点起来时,饭菜是在包装盒里,地点是在学校的公寓里。 

由于一心扑在工作上,吴兴奇每学期很少回家,就连双休日和假期也注销了,公寓成了他的家。住在响导老家的爱人不免常常抱怨:“你都50岁了,又是中学高级教师。想当初,你我同在响导学校工作,形影相随,安逸轻松。如今你神龙不见首,一个人在学校找累,图什么呢?”每每此时,吴兴奇总是满怀愧疚:“对不起,是我的疏忽,下次注意。在哪干都是一样,这里我感到更快乐。”

一分耕耘一分收获,从教多年来,吴兴奇荣获过合肥市优秀班主任、合肥市骨干教师、合肥市第四批第五批学科带头人等称号。同时,他还热衷教育教学研究,先后在CN刊物上发表论文十多篇,结题市级课题两个,在研省级课题一个,出版合作论著一本。


如今,虽然快到退休之年,但吴兴奇仍像陀螺一样,不知疲倦地旋转在安师大附中的校园里。“说实话,我很享受现在的生活。虽然忙碌,但很充实。尤其是看到孩子成长,更是满满的成就感。未来的日子,我要更加严格要求自己,在兼顾文化课的情况下,为国家培养更多的体育人才 。”采访结束之际,吴兴奇表示。  (吴孝文 陈强)